新冠患者集体向奥地利政府索赔,奥地利疫情最新消息

admin 55 0

奥地利目前正在经历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前几天奥地利还开启了“新冠红绿灯”,但好像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而且近日有新冠患者还集体起诉了奥地利政府,原因是奥地利政府不仅没有做好早期的疫情防控工作,而且隐瞒了确诊患者的真实数据,导致将近五千名群众在某滑雪场感染新冠病毒。接下来,大家可以和免单网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新冠患者集体向奥地利政府索赔,奥地利疫情最新消息-第1张图片-免单网

 

新冠患者集体向奥地利政府索赔

 

当地时间9月23日,奥地利一个消费者保护协会在首都维也纳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该协会已获得上千名曾在伊施格尔滑雪场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授权,将代表他们起诉奥地利政府,原因是政府没有做好疫情早期的防控工作,导致了大规模感染的发生。据悉,目前已有大概4800名感染者是在伊施格尔滑雪场以及该滑雪场所在的蒂罗尔州感染的。

 

该消费者保护协会负责人彼得·柯尔克巴当天表示,协会已经代表一名奥地利人和三名德国人提起了四起民事诉讼,这四人于今年2月到3月在蒂罗尔州伊施格尔滑雪场感染了新冠肺炎,其中一人因病死亡,两人留下了后遗症,另有一人症状较轻。

 

彼得·柯尔克巴称:“全世界有6000人联系了我们,来自45个国家和地区的游客曾在蒂罗尔州滑雪,尤其是在伊施格尔滑雪场。在这6000人中,有80%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他们是在蒂罗尔州被感染的。”

 

柯尔克巴认为,伊施格尔滑雪场所在地区政府为了保护旅游业,隐瞒了早期疫情的真实数据,导致大规模感染的发生。协会将根据已经提起的四起诉讼案受理结果,决定如何处理另外上千例授权案件。协会发表了一封给总理库尔茨的公开信,称最好的解决方法是召开一次圆桌会议,政府承认错误并向游客道歉,不要用“如果、但是”这类词推卸责任,而应当向受害者提供赔偿。

 

据报道,这些原告已向奥地利政府提出每人10万欧元的赔偿,原因是政府对防疫不力负有最终责任。

 

9月4日,奥地利卫生部点亮了四种颜色的“新冠红绿灯”,旨在避免第二波疫情潮来临:民众可以根据颜色了解自己所在地区的风险程度和防疫措施。然而,这项制度仅引入三周就出现了问题,奥地利的感染病例数急剧上升。

 

新冠患者集体向奥地利政府索赔,奥地利疫情最新消息-第2张图片-免单网

 

奥地利确诊病例急剧上升“新冠红绿灯”成“膛炸炮”

 

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奥利地的“新冠红绿灯”分为四种颜色:绿(低风险)、黄(中风险)、橙(高风险)和红(极度危险),每一种颜色,都对应了相应的防护措施,这些措施又会根据不同行业再度细化。民众可据此了解当地疫情局势和相应需采取的防疫措施。

 

9月16日,奥地利新增感染病例768例,这使奥地利的疫情发展趋势明显超过德国。奥地利卫生部长安朔伯尔(Rudolf Anschober)认为,度假是导致奥地利新冠肺炎疫情再次加重的主要原因。

 

不仅维也纳和因斯布鲁克等大城市,还有一些边境地区也突然开启了橙色灯。按照规定,九年级以上的学生将居家上课,这令奥地利家长尤为感到害怕,因为他们知道学校关闭对他们意味着什么。报道称,“新冠红绿灯”本被认为是一种抗击疫情的有效措施,但实际上却成了“膛炸炮”。

 

奥地利首个信号灯点亮时,国内疫情还比较受控。除维也纳、格拉茨、林茨和库夫施泰因等城市为黄色外,其余地区都是绿灯状态。维也纳市长表示,大城市处于黄灯状态是“可以理解的”,维也纳将继续在红绿灯体系上进行“有建设性地协作”。

 

这时“新冠红绿灯”在运行时,受到了政治层面的阻碍:林茨市长表示,他对本市被列为中风险地区表示不满,并拒绝承认其有效性。

 

第二个问题来自于法律层面的质疑。“新冠红绿灯”体系是建立在奥地利“新冠肺炎疫情防护措施”的法案之上的,而奥地利宪法法院对这一法案的效力存疑,并在7月废除了部分法案。

 

除了政治层面的阻碍和法律层面的质疑,“新冠红绿灯”运行中遇到的第三个问题是,即便是近几周以来奥地利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急剧上升,很多奥地利民众却认为绿色代表着不受管控、自由出行。

 

奥地利总理担心第二波疫情,德国出现超级传播者

 

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说,奥地利正在面对疫情的第二波,他呼吁奥地利人遵守疫情规则,包括逛商店戴上口罩。上周五,奥地利新增859例病毒感染,是自3月以来的最高数字。特别是在维也纳,那里有大约一半的感染,库尔茨说情况是“严重的”。

 

据他介绍,奥地利很快就突破每天感染1000例,他预言今年秋季和冬季将是艰难的,但是,他预测明年夏天情况将再次恢复正常。

 

库尔茨在一份书面声明中分享了他的观点。

 

德国疫情智库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报告说,德国在24小时内新增948例病毒感染,比荷兰少。在过去的两天内,荷兰每天新增1200多例,而德国的人口约为荷兰的5倍。昨天,德国有1630例感染。据RKI的数据,德国的传染值R约为1,这意味着感染数量预计大致相同。

 

此外,根据德国地方当局的说法,德国南部的加米施·帕滕基兴(Garmisch-Partenkirchen)发生的病毒疫情是由一名26岁女子希腊度假在酒吧里引发的,德国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该名女子是在德国定居的美国人,已经出现了症状并接受了检查,但没有在家中等待检查结果,擅自外出。

 

当局呼吁在当地任何一家酒吧中与该女子接触过的人前来进行检测。在该女子工作的地点,有24人被检测为阳性。

 

德国加米施·帕滕基兴在周六总共报告了37例阳性病例。不过,当地政府发言人说,他们可能并非全部都被该年轻女子感染。‘’

 

欧盟开始发疫情补贴了,奥地利竟然少拿这么多

 

根据欧盟委员会的预测,奥地利从欧洲新冠经济刺激计划中获得的补贴将少于欧盟当局最初计划的数字。根据周五的最新数据,奥地利可以从所谓的欧盟发展与弹性补贴中获得29.95亿欧元,略少于此前媒体报道的数字,此前媒体估计奥地利可以收到大约40亿欧元的补贴。

 

据欧盟委员会称,奥地利将从所谓的“公正过渡基金”(JTF)获得2.12亿欧元,以资助低碳气候过渡,最大的气候援助接受国是波兰,援助额为60亿欧元。

 

受大流行影响特别严重的意大利和西班牙,获得的赠款最高。德国将从欧盟基金中获得227亿欧元,以应对危机带来的经济后果。欧盟委员会周五所做的新计算涉及不必偿还的部分援助。受到大流行打击最严重的国家是意大利(655亿欧元)和西班牙(592亿欧元),将获得最高赠款。法国(374亿欧元)和波兰(231亿欧元)的补贴收入也超过德国。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新冠大流行导致了欧洲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因此在7月的一次特别峰会上,欧盟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商定了前所未有的7500亿欧元发展基金,3,900亿欧元将作为无须成员国偿还的赠款提供,而3,600亿欧元将作为贷款提供。

 

委员会没有提供有关援助基金贷款分配的任何信息,因为不清楚成员国实际要求多少贷款。像奥地利这样的国家并不依赖它,因为它们可以以优惠条件在资本市场上获得贷款。但是,对于其他国家而言,通过欧盟的融资可能会更便宜。

 

新冠患者集体向奥地利政府索赔,奥地利疫情最新消息-第3张图片-免单网

 

100多名奥地利人收到美国疫情补贴

 

俄罗斯8日报道,近130名奥地利人收到了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1200美元支票,总金额超过1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2.62万元)。这似乎是由于美国新冠病毒救助计划系统的一个错误造成的。

 

据报道,当地居民对这些支票感到困惑,他们把这些支票称为“来自美国的经济救济金”。一位收到支票的73岁男子对当地媒体表示,他最初认为这是某种骗局。然而,当地一家银行证实这些支票是真的,三天之内就可以兑现。这名男子并不是唯一一名收到美国支票的奥地利人,上奥地利州的三家银行报告称,有128名客户兑现了此类支票,这表明美国向奥地利人支付了超过15万美元。

 

奥地利银行从业者认为,这一错误是美国的经济刺激计划系统中的一些问题造成的。上奥地利斯巴卡斯银行数据质量和数字化主管格哈德·迈斯尔表示,一些接收者可能在某个时候曾在美国工作或生活过。而林茨银行赖夫艾森分行投资组合管理主管保罗·凯泽则将此归咎于美国政府的行政错误。

 

此前,美国财政部也犯过类似的错误。今年6月,美国财政部向100万名死者寄出支票,金额高达14亿美元,原因是财政部和税务部门没有比较他们的数据。在另一起事件中,数千名已经离开美国的外国工人也在8月初收到了1200美元的支票。一家税务公司告诉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它在129个国家的客户收到了来自美国的支票。

 

微信搜索:免单网,关注免单网公众号,即可了解更多新冠肺炎疫情相关最新消息!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