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店坍塌逝者家属将获3万殡葬费,山西坍塌事故遇难者名单

admin 90 0

8月29日,山西一饭店发生坍塌事故,一直到8月30日救援工作才结束,这起坍塌事故共造成29人遇难,21人轻伤,7人重伤。29名遇难者中还包括数名小孩。8月31日,山西襄汾县安李村村主任表示,当地政府向村里拨款数十万,饭店坍塌逝者家属将获3万殡葬费,接下来就和免单网小编一起了解一下饭店坍塌逝者家属将获3万殡葬费,山西坍塌事故遇难者名单。

 

饭店坍塌逝者家属将获3万殡葬费,山西坍塌事故遇难者名单-第1张图片-免单网

 

饭店坍塌逝者家属将获3万殡葬费

 

8月31日,记者从山西襄汾县安李村村主任处获悉,饭店坍塌事故遇难者遗体已陆续准备安葬。村主任称,当地政府向村里拨款数十万。遗体安葬后,每个遇难者家属将获得三万元殡葬费。目前已有五六个遇难者家属将遇难者遗体运回。

 

8月29日9时40分左右,山西临汾襄汾县聚仙饭店发生部分坍塌。截至30日3时45分,救援工作结束,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安李村村主任介绍,29名遇难者绝大多数是本村人,包括数名小孩。

 

山西坍塌事故遇难者名单

 

8月30日中午,抢险救援指挥部公布了坍塌事故29名遇难者名单,其中21名女性,8名男性:

 

饭店坍塌逝者家属将获3万殡葬费,山西坍塌事故遇难者名单-第2张图片-免单网

 

山西省政府成立事故调查组

 

8月30日,山西省人民政府成立襄汾县“8•29”饭店坍塌重大事故调查组,对事故展开调查。山西省应急管理厅、省公安厅、省住建厅、省自然资源厅、省农业农村厅、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省总工会和临汾市政府为事故调查组成员,邀请山西省监察委员会参加。

 

事故调查组组长、山西省政府安委办主任、省应急管理厅厅长薛军正表示,事故调查组将以高度负责的精神,扎实做好事故调查工作,尽快查清事故原因,查明事故性质和责任,依法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责任,同时深刻总结事故教训,提出防范措施,有效推动安全生产工作。

 

坍塌饭店法定代表人已被警方控制

 

襄汾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建华向《中国新闻周刊》确认,涉事的聚仙饭店法定代表人祁建华已被当地公安机关控制。山西省应急管理厅派出的事故调查组也于8月31日进驻襄汾。

 

对于涉事房屋是否属于违建,襄汾县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副局长薛永智表示,这一问题涉及层面较多,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八十三条就规定,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筑活动,不适用该法。违建问题现在尚无定论,具体情况还在调查当中。目前襄汾县正在组织排查建筑安全隐患,而日常的安全隐患排查则是由乡镇政府负责。

 

张建华也表示,现在农村自建房屋的安全、设计以及是否需要竣工验收等问题,在全国都属于监管盲区和法律空白。

 

聚仙饭店所在的陈庄村党支部书记祁占国接受采访时表示,聚仙饭店靠近公路的房屋是老板祁建华一家的住所,而村民在自家宅基地盖房,并没有相关规定进行限制。此外,聚仙饭店具有工商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有对应的主管部门,因此村里也没有权力进行监管。

 

目前陈庄村正在排查存在安全隐患的建筑,聚仙饭店东侧的一个弃用加油站将会被很快拆除。

 

饭店坍塌逝者家属将获3万殡葬费,山西坍塌事故遇难者名单-第3张图片-免单网

 

房屋结构或存在问题

 

有村民告诉记者,由于附近公路经常有运煤的大货车经过,路面损坏严重,聚仙饭店南侧的县道即经过多次翻修。每次翻修之后,路面都会被加高,多次加高导致饭店最初的一层变成了地下室,也就是事故现场裸露的矩形大坑。但目前无证据证明坍塌事故与路面加高有关。

 

祁占国介绍称,聚仙饭店日常经营使用的是一层。饭店老板在一层楼上搭了彩钢棚,彩钢棚上面主要是堆放杂物,没有摆放桌椅招待客人。

 

襄汾蓝天救援队成员朱先生回忆称,坍塌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就有附近村民给救援队打电话求助。在前往现场的路上,县应急管理局和人武部也都打来电话,通知他们参与救援。救援队在29日10时20分左右就到达了聚仙饭店,是较早到达事故现场的救援力量。整个救援队有六七十人,其中襄汾本地有20人左右,其余是临汾市和周边县区的救援人员。而当天在现场开展救援工作的总人数约有七八百人。整个救援过程持续了约18个小时,最后一位村民被救出废墟是30日凌晨三点多。等清理完最后一个角落,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

 

朱先生表示,这类坍塌的救援最初不会动用大型设备,大多采用电镐、切割机等简单破拆工具,以防破坏废墟支撑平衡,造成二次坍塌。待前期搜救、清理完成后,才会使用钩机、装载机等大型机械进行清理。

 

朱先生告诉记者,从废墟中可以看出,聚仙饭店的建筑结构存在问题。饭店大厅二层是后期加盖的,楼板最下边是一层预制板,预制板上覆盖着三厘米多厚的水泥层,而水泥上面还有三厘米多厚的保温层。在天气干燥时,最上面的保温层很轻。但由于当地最近降雨较多,保温层中的海绵吸水变重,致使整个二层楼板重量增加,给救援工作造成了很大困难。

 

襄汾饭店坍塌受害者都下跪道歉,责任人具体该当何罪?

 

坍塌的乡村饭店的原型是几十年房龄的老房子,经历过五六次改扩建,最终形成了一个混凝土结构与预制板相混合的建筑。本次李大爷寿宴有上百人参加,垮塌发生在大厅,由最不受力的预制板支撑,粉碎性垮塌也给救援带来难题,无法使用大型装备。包括李大爷老伴在内,死亡最多的是妇女儿童。

 

到现在为止,官方发布的信息较少,这可能与救援阶段刚结束、调查工作刚铺开有关。不过,一些本可以帮助外界判断进展的概括性信息也匮乏,比较令人费解。比如调查的方向是什么、有哪些部门参与、对这家饭店的日常监管如何等,并不用调查结束才公开,现有信息不对称已经带来明显的担忧。

 

一个让人不安的情况,是舆论过多关注办酒席的李大爷,以致于他要“下跪谢罪”。在本次事故中大多数遇难者都和李大爷同村,他们都因为寿宴而来,却遭到不幸。李大爷有愧疚本是人之常情,但他实际上也是受害者,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在道歉,其他负责的人不见踪影,这才是不正常的。

 

垮塌的饭店是乡村建筑,涉及到农村宅基地问题,尤其是在过去几十年,对这一块的加建管理相当松懈,以致于它的饭店功能与建筑安全质量日益错位。可从报道提供的信息看,这家饭店一直在营业,尽管有工商异常记录,也从未受到有力的核查。建筑、安监、工商、城管等难以推卸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乡村建筑承担商业用途,建筑质量无法保证,仅仅推给历史问题,推给农村宅基地监管难是说不过去的。这些年来,至少是城管查违建,一直延伸到村落,尤其是像这家酒店所在的公路边商业街,早已是执法的常态。对于这么一家生意兴旺的饭店,安全生产监管形同虚设是不可想象的。

 

除了日常监管的疑问外,在这次重大垮塌事故救援阶段,舆论还提出了一个疑问,为何死亡人数“恰好”是29人,恰恰没有超出认定“重大事故”标准中30人的上限?从数字上看,襄汾这起事故侥幸没有达到这一标准,尽管有国务院督办,但调查权限也主要集中在地方县市一级手中。

 

外界无法明说,也没有确实的证据来证明,襄汾通过地方便利钻了“重大事故”认定标准的空子。事故发生后,逐渐显露的信息壁垒,也让媒体逐一调查死者人数、死亡时间变得困难,对“29人死亡”的结论缺乏第三方事实核查。但盘旋在死亡数字上的疑问始终存在,它最终指向的还是对问责力度的担忧。

 

无论是“李大爷下跪道歉上热搜”,还是“死亡人数29”,都将舆论的激愤和疑虑集中到一起,从不同角度提出了一个共同的担忧:襄汾8·29垮塌事故的问责能不能匹配它死伤惨重的恶果。官方尽可以说调查尚未结束,谈问责尚早,但如果一开始就用标准影响定性,预设问责的限度,那最后很可能是避重就轻。

 

退一步说,即使不够30人的重大事故的标准,不包括重伤在内,现有的29条人命摆在这里,它们足够让哪些部门、哪个层级、哪位长官付出怎样的代价?如果只有行政问责,只怕是难以交代的。在舆论的直观想法里,行政问责只是起点,更应该有相当的责任官员承担刑事罪责,刑罚问责是问责的基本内容。

 

目前,襄汾8·29垮塌事故转入调查问责阶段,面对如此重大的伤亡,几十上百个家庭陷入悲伤中,在拿出问责名单,决定问责方式之前,民众默认有刑事问责,并对此充满期待。这一期待也设定了大众关于正义的最低标准,不管未来问责的具体人等、实际内容是什么,人们都将严厉地审核它,评判它。

 

免单Q群:249111328,欢迎加入,一起享受0元购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