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韵母亲车祸案疑点重重,谭松韵母亲被撞案肇事者

admin 89 0

8月31日,谭松韵母亲车祸案正式开庭审理,谭松韵当天也一身黑衣走进法院,在庭审现场,谭松韵哽咽发言,希望能还妈妈一个公道,也表示从事发到现在,没有收到肇事者的一丝歉意。而在庭审过程中,肇事司机嚣张、不屑的态度让大家感到很愤怒,甚至有网友在看完庭审直播后,觉得谭松韵母亲车祸案疑点重重,接下来我们就来了解一下谭松韵母亲车祸案疑点重重,谭松韵母亲被撞案肇事者。

 

谭松韵母亲车祸案疑点重重,谭松韵母亲被撞案肇事者-第1张图片-免单网

 

谭松韵母亲车祸案疑点重重

 

谭松韵提到消失的证据有四点:

 

第一:被告尿检检测结果呈阳性但毛发、血液检测结果呈阴性,尿检在1月2号(事发后两天),血液和毛发检测在事发七天之后,三份检测均未保存样本。

 

第二:KTV与行车记录仪的视频记录消失。

 

第三:失忆的证人:公职人员、涉事当日与被告有接触服务人员均“失忆性”模糊发言。

 

第四:事发路段关键位置监控视频丢失。

 

谭松韵妈妈被撞案,肇事司机负全责

 

2018年12月31日深夜,知名女星谭松韵的妈妈黄某在老家四川泸州叙永县遭遇车祸。今日,谭松韵妈妈被撞身亡案在四川省叙永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根据法庭调查显示,事发当晚,和谭松韵妈妈黄某一起步行回家的,还有杨某、陈某和李某某三人。事故造成黄某死亡,杨某和陈某一人轻伤一人重伤,同行者李某某因为走在前面几米,侥幸躲过一劫。

 

在法庭审理过程中,李某某出庭作证,还原了事发当晚惊险的一幕。李某某回忆,当晚他们一行四个朋友步行回家,由于当地下雨,两位女士即谭松韵母亲黄某、杨某打同一把伞,走在最后面。

 

“我走在前面几米远,陈某走中间,他们摆龙门阵我都能听得清楚。”李某某回忆,因为自己没打伞,住得又更远,于是加快了步伐往前走。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背后一声巨响,然后感觉一阵大风从左肩头刮过。李某某心想,哪个开这么快?

 

就在汽车驶过身边的一瞬间,李某某看到好朋友陈某在车顶上翻滚,很快又被抛到路面。等李某某意识到朋友被撞时,汽车已经开走了。慌乱中,李某某看到肇事车在前方不远处停了下来,但是驾驶员或车内人员没下车,肇事车很快又开走了。

 

此时,黄某、杨某和陈某,都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李某某回忆,三人被撞出去至少好几米到近20米远。另外一名目击者证实,三名伤者被撞后都动弹不得,伤势严重,他赶紧打120和110报警。在查看了三位朋友伤情后,李某某也报了警。

 

公诉人出示的叙永县交通警察大队事故责任认定书显示:在该起交通事故中,受害人黄某、杨某和陈某没有过错;肇事驾驶员马某某饮酒驾驶机动车、肇事逃逸,负该起交通事故全部责任。

 

公诉人认为,黄某等三名受害人在交通行为中尽到了安全注意义务,不应该承担责任,叙永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应该被法庭采信。

 

谭松韵母亲车祸案疑点重重,谭松韵母亲被撞案肇事者-第2张图片-免单网

 

演员谭松韵妈妈被撞案庭审:肇事司机尿检呈阳性,当庭否认吸毒

 

8月31日上午,谭松韵妈妈被撞身亡案在四川省叙永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谭松韵和父亲等家属参与诉讼。谭松韵一袭黑衣现身,面戴口罩。

 

谭松韵,出生于四川泸州,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中国内地女演员,曾主演电视剧《以家人之名》。

 

2018年12月31日深夜,谭松韵的妈妈黄某在其老家四川泸州叙永县遭遇车祸。20多天后经抢救无效去世。叙永警方通报称,肇事司机马某某肇事前有饮酒行为,且涉嫌肇事逃逸。

 

红星新闻记者从法庭审理现场获悉,被告人马某某系四川叙永本地人,生于1990年5月14日。

 

2010年,马某某曾因聚众斗殴,被叙永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期四年执行。

 

案发前,马某某在重庆市某企业上班,在重庆置有房产。案发后,在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请求人(受害人)的申请下,人民法院已经查封了该处房产。

 

8月31日庭审现场,公诉人播放的案发前某夜宵店监控视频显示:肇事司机马某某在该夜宵店与朋友喝了7杯啤酒后离开。此后不久,马某某驾驶自己的汽车撞上3名行人,其中就包括谭松韵妈妈黄某。

 

马某某撞人后并没有下车查看现场和救助伤者,而是继续开车逃逸。驶离现场一段距离后,马某某曾短暂停车但仍未采取任何补救措施,而是抱着侥幸心理继续逃逸,并前往泸州躲避。

 

直到2019年1月2日,马某某在家人陪同下前往叙永县交通警察大队投案自首。

 

叙永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两名检察官、一名助理检察官出庭担任国家公诉人支持公诉。公诉书显示,马某某交通肇事共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伤、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

 

公诉书显示,谭松韵妈妈黄某死于特重型颅脑损伤合并肺部感染伴多器官衰竭,另两名受害人杨某、陈某,也是谭松韵妈妈的朋友,当时其一行四人走在路边,所幸另一人并未受伤。

 

公诉书显示,案发后肇事司机马某某尿检结果呈阳性。庭审现场证实,在赴夜宵店喝啤酒前,肇事司机马某某和朋友们曾在叙永县某KTV唱歌。并在公安机关调查之初,隐瞒了在KTV唱歌的经历。

 

但庭审过程中,马某某否认自己曾经吸过毒,自称不知道尿检结果为何呈阳性。

 

谭松韵母亲车祸案疑点重重,谭松韵母亲被撞案肇事者-第3张图片-免单网

 

挡风玻璃撞个洞,肇事司机两度安排朋友打探情况

 

公诉人出示的证据显示,猛烈的撞击不仅导致马某某驾驶的福克斯汽车保险杠、引擎盖受损,其前挡风玻璃更是被撞出一个“心”型的大洞。但马某某辩称其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

 

面对为什么肇事后没有及时停车救助伤者和报警的质问,被告人马某某辩称自己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开车撞人),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并称抱有侥幸心理,因此逃离了现场。

 

在逃离肇事现场后,马某某打电话给仍在夜宵店喝酒的的朋友张某,声称自己在“天上人间”附近撞了人,叫他去现场帮忙看看情况。张某赶到事故现场后,三名伤者已经被120急救车拉走。

 

马某某得知情况后,又安排张某前往叙永县人民医院继续打探相关情况。张某遂搭乘两轮摩托车赶往医院,有医护人员告诉张某,三名伤者中有一个伤得很重,可能恼火(危重可能死亡)。

 

后来张某在警方作证时称,因感到事态严重,马某某打算让张某开车连夜将他送去重庆,以便逃避法律责任。张某则建议马某某先去泸州避一避风头,等第二天看情况再做决定。

 

2019年1月1日凌晨,张某开车将马某某送回家,取了衣服,张某和朋友余某等连夜将马某某送往泸州躲避。在泸州期间,马某某将自己的手机连同手机卡一起丢进江中。

 

谭松韵母亲被撞身亡案嫌犯未道歉 公诉人:其至今仍毫无悔意

 

“嘭”的一声响,三个人被一辆急驶的小车撞击后躺在地上,这时雨下了下来。8月31日,四川叙永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交通肇事案,一名事发时的当事人作为证人出庭,回忆起这一幕,仍然难以释怀。

 

三名被撞的行人中,一名黄姓女子是知名女星谭松韵的妈妈。在入院抢救23天后离开人世。

 

庭审当天,谭松韵一袭黑衣现身,由家属宣读附带民事起诉书,向肇事司机马某索赔501万余元。谭松韵在庭审中哽咽称,一年零八个月,每天都在治愈自己,却从未得到对方的歉意。

 

在这起事故中一行四人中,唯一没有受伤的男子李某作为证人,站在了庭审现场。当时李某走在前面几米,躲过了一劫。据他讲述,事发时,他们一行四人结束聚会后正在路上走。“出事的时候,我走在前面。黄某他们走在后面,我听着黄某跟陈某开着玩笑,没过多久就听到了‘嘭’的一声响。”李某形容,他感觉到左手一侧有一阵风刮过,车子经过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人疯了”。

 

李某意识到发生了车祸,却没想到出车祸的竟然是几秒前还在言笑晏晏的黄某等人。

 

庭审现场公诉人播放了案发前某夜宵店监控视频,视频显示肇事司机马某喝了7杯啤酒后离开。在赴夜宵店喝啤酒前,马某和朋友们曾在叙永县某KTV唱歌。

 

当天晚上在宵夜店的酒水单上,记有两件酒12加12。

 

此后,马某开车撞上3名行人并逃离,其中被撞一人为谭松韵母亲。

 

公诉人出示的证据显示,猛烈的撞击不仅导致马某驾驶的福克斯汽车保险杠、引擎盖受损,其前挡风玻璃更是被撞出一个大洞。但马某辩称其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

 

“我当时看到陈某在车顶上打滚,第一个反应是这个人完了,结果她还算幸运。”李某回忆,当时黄某被撞后躺在地上,他立刻走到了黄某身边,担心造成第二次伤害。“没想到肇事车辆没有停下来。”

 

对于这一情形,公诉人指出,发生事故以后,马某驾驶车辆的前挡风玻璃已经破裂,可想而知当时的车速。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没有停车查看,而是选择了驾车逃逸。

 

驶离现场一段距离后,马某曾短暂停车但仍未采取任何补救措施,而是抱着侥幸心理继续逃逸,并前往泸州躲避。直到2019年1月2日,马某在家人陪同下前往叙永县交通警察大队投案自首。

 

事发后在朋友帮助下逃往泸州

 

起诉书显示,马某交通肇事共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伤、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谭松韵妈妈黄某死于特重型颅脑损伤合并肺部感染伴多器官衰竭,车祸伤是死亡的直接原因。另两名受害人杨某、陈某,也是谭松韵妈妈的朋友。

 

公诉人出示的叙永县交通警察大队事故责任认定书显示,在该起交通事故中,受害人黄某、杨某和陈某没有过错,肇事驾驶员马某饮酒驾驶机动车、肇事逃逸,负该起事故的全部责任。

 

谭松韵代理律师称,黄某是在23天之后离开人世。“如果当时马某能够在事故发生后分秒必争的救助,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他没有进行任何警示和鸣笛,也没有停下来救人。”

 

为什么要肇事逃逸?

 

马某辩称,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并称抱有侥幸心理。

 

在逃离现场后,马某给仍在夜宵店喝酒的的朋友张某打电话,叫对方去现场看看情况。待张某赶到事故现场后,三名伤者已经被120急救车拉走。

 

此后,张某又应马某要求前往医院打探情况,得知情况不妙的马某打算让张某开车连夜将他送去重庆,以便逃避法律责任。张某建议马某先去泸州避一避风头,等第二天看情况再做决定。

 

2019年1月1日凌晨,张某开车将马某送回家,取了衣服,连夜将马某送往其位于泸州的住宅躲避。

 

案发后肇事司机马某某尿检结果呈阳性。马某的毛发没有检出毒品。但庭审过程中,马某某否认自己曾经吸过毒,自称不知道尿检结果为何呈阳性。

 

侦查人员出庭称,本案中除了尿检出的结果外,没有发现马某有非法持有毒品或者贩毒等情形。

 

鉴定机构一名专家作为证人出庭时称,尿检呈阳性,毛发未检出毒品成分,可能是服用了某些药物,药物结构和认定毒品的结构存在相似。

 

但谭松韵等受害人家属的代理律师认为,鉴定违反程序,毛发取样不符合法定程序,也没有将毛发留存。

 

索赔501万,称对方从未道歉

 

“我是受害人黄某唯一的女儿,我天天在治愈自己,让自己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接受母亲已经离开的事实,我每天都很想她,我很紧张也很害怕,害怕证据重现。”在庭审时,谭松韵站起身,哽咽发声。“从案发当天到现在已经一年8个月了,在这一年多,我从来没有接收到对方一点真诚的歉意,作为家属我感觉很不舒服。我希望能够还我妈妈一个公道,依法给予公正的判决,做了错事应该得到该有的惩罚。”

 

谭松韵等人作为黄某家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马某赔偿死亡赔偿金、医疗费、误工费等共计501万余元。

 

此外,另外两名伤者各提出30万余元和111万余元的赔偿要求。

 

马某当庭表示,愿意用名下所有的财产来偿还。

 

公诉人认为,马某的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造成一人死亡两人受伤的结果。马某主观上具有多年驾驶经验,明知酒后驾车的行为具有危险性,轻信能够避开。应当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诉人认为,应当判处马某3年以上7年以下的有期徒刑。马某具有自首的情形,但是在是否从宽处理上,应该从严把握。他的认罪悔罪态度与其他案件有区别,时至今日,马某仍毫无悔意。马某没有积极履行赔偿,没有取得谅解,也没有化解社会矛盾。

 

免单Q群:249111328,欢迎加入,一起享受0元购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