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襄汾饭店垮塌前视频曝光,山西襄汾县饭店坍塌事故

admin 71 0

近日关于临汾一饭店坍塌事件一直受到广大群众的关注和热议,这件事情也是有当地的相关机构介入调查,据最新消息报道,山西襄汾饭店垮塌前视频曝光,对于出现的农村房屋结构问题以及自建房屋的安全构建会引起大家的更加重视,那么接下来大家就随免单网小编一起了解看看山西襄汾县饭店坍塌事故~

 

山西襄汾饭店垮塌前视频曝光,山西襄汾县饭店坍塌事故-第1张图片-免单网

 

山西襄汾饭店垮塌前视频曝光

 

8月29日9时40分许,山西临汾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聚仙饭店发生坍塌。事故造成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8月30日,山西省人民政府成立襄汾县“8·29”饭店坍塌重大事故调查组,对事故展开调查。

 

坍塌饭店法定代表人已被警方控制

 

襄汾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建华向《中国新闻周刊》确认,涉事的聚仙饭店法定代表人祁建华已被当地公安机关控制。山西省应急管理厅派出的事故调查组也于8月31日进驻襄汾。

 

对于涉事房屋是否属于违建,襄汾县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副局长薛永智表示,这一问题涉及层面较多,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八十三条就规定,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筑活动,不适用该法。违建问题现在尚无定论,具体情况还在调查当中。目前襄汾县正在组织排查建筑安全隐患,而日常的安全隐患排查则是由乡镇政府负责。

 

张建华也表示,现在农村自建房屋的安全、设计以及是否需要竣工验收等问题,在全国都属于监管盲区和法律空白。

 

聚仙饭店所在的陈庄村党支部书记祁占国接受采访时表示,聚仙饭店靠近公路的房屋是老板祁建华一家的住所,而村民在自家宅基地盖房,并没有相关规定进行限制。此外,聚仙饭店具有工商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有对应的主管部门,因此村里也没有权力进行监管。

 

目前陈庄村正在排查存在安全隐患的建筑,聚仙饭店东侧的一个弃用加油站将会被很快拆除。

 

房屋结构或存在问题

 

有村民告诉记者,由于附近公路经常有运煤的大货车经过,路面损坏严重,聚仙饭店南侧的县道即经过多次翻修。每次翻修之后,路面都会被加高,多次加高导致饭店最初的一层变成了地下室,也就是事故现场裸露的矩形大坑。但目前无证据证明坍塌事故与路面加高有关。

 

祁占国介绍称,聚仙饭店日常经营使用的是一层。饭店老板在一层楼上搭了彩钢棚,彩钢棚上面主要是堆放杂物,没有摆放桌椅招待客人。

 

襄汾蓝天救援队成员朱先生回忆称,坍塌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就有附近村民给救援队打电话求助。在前往现场的路上,县应急管理局和人武部也都打来电话,通知他们参与救援。救援队在29日10时20分左右就到达了聚仙饭店,是较早到达事故现场的救援力量。

 

整个救援队有六七十人,其中襄汾本地有20人左右,其余是临汾市和周边县区的救援人员。而当天在现场开展救援工作的总人数约有七八百人。整个救援过程持续了约18个小时,最后一位村民被救出废墟是30日凌晨三点多。等清理完最后一个角落,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

 

朱先生表示,这类坍塌的救援最初不会动用大型设备,大多采用电镐、切割机等简单破拆工具,以防破坏废墟支撑平衡,造成二次坍塌。待前期搜救、清理完成后,才会使用钩机、装载机等大型机械进行清理。

 

朱先生告诉记者,从废墟中可以看出,聚仙饭店的建筑结构存在问题。饭店大厅二层是后期加盖的,楼板最下边是一层预制板,预制板上覆盖着三厘米多厚的水泥层,而水泥上面还有三厘米多厚的保温层。在天气干燥时,最上面的保温层很轻。但由于当地最近降雨较多,保温层中的海绵吸水变重,致使整个二层楼板重量增加,给救援工作造成了很大困难。

 

山西襄汾坍塌饭店未经专业设计

 

8月30日,山西襄汾一饭店坍塌事故现场救援工作已全部结束,事故已造成29人遇难。3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事发村庄村主任处获悉,坍塌饭店为村民分6次搭建而成,至今至少有十二三年时间。

 

涉事饭店位于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

 

30日下午,陈庄村村主任姚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这家饭店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修建,村民在村里临时请工人修建,先后修建地基、灶房和大厅,分6次搭建完成。“当时没有设计,就找了俩大工,自己家里干小工”。他表示,此次发生坍塌的饭店大厅,从搭建到现在,至少已有十二三年时间。

 

此外,据姚先生介绍,事发前村子曾下雨,村里组织力量排查了五保户等村民家中的房子,但因涉事饭店没积水,便未排查。

 

此前报道,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聚仙饭店发生坍塌事故,当时一位80岁老人在此办寿宴,房屋大厅屋顶突发坍塌,已造成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

 

老人的老伴儿也在事故中丧生。事故发生后,现场成立了重大事故抢险救援组,救援队伍840余人展开救援。目前,事故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山西襄汾饭店垮塌前视频曝光,山西襄汾县饭店坍塌事故-第2张图片-免单网

 

襄汾饭店坍塌,责任人具体该当何罪?

 

坍塌的乡村饭店的原型是几十年房龄的老房子,经历过五六次改扩建,最终形成了一个混凝土结构与预制板相混合的建筑。本次李大爷寿宴有上百人参加,垮塌发生在大厅,由最不受力的预制板支撑,粉碎性垮塌也给救援带来难题,无法使用大型装备。包括李大爷老伴在内,死亡最多的是妇女儿童。

 

到现在为止,官方发布的信息较少,这可能与救援阶段刚结束、调查工作刚铺开有关。不过,一些本可以帮助外界判断进展的概括性信息也匮乏,比较令人费解。比如调查的方向是什么、有哪些部门参与、对这家饭店的日常监管如何等,并不用调查结束才公开,现有信息不对称已经带来明显的担忧。

 

一个让人不安的情况,是舆论过多关注办酒席的李大爷,以致于他要“下跪谢罪”。在本次事故中大多数遇难者都和李大爷同村,他们都因为寿宴而来,却遭到不幸。李大爷有愧疚本是人之常情,但他实际上也是受害者,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在道歉,其他负责的人不见踪影,这才是不正常的。

 

垮塌的饭店是乡村建筑,涉及到农村宅基地问题,尤其是在过去几十年,对这一块的加建管理相当松懈,以致于它的饭店功能与建筑安全质量日益错位。可从报道提供的信息看,这家饭店一直在营业,尽管有工商异常记录,也从未受到有力的核查。建筑、安监、工商、城管等难以推卸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乡村建筑承担商业用途,建筑质量无法保证,仅仅推给历史问题,推给农村宅基地监管难是说不过去的。这些年来,至少是城管查违建,一直延伸到村落,尤其是像这家酒店所在的公路边商业街,早已是执法的常态。对于这么一家生意兴旺的饭店,安全生产监管形同虚设是不可想象的。

 

除了日常监管的疑问外,在这次重大垮塌事故救援阶段,舆论还提出了一个疑问,为何死亡人数“恰好”是29人,恰恰没有超出认定“重大事故”标准中30人的上限?从数字上看,襄汾这起事故侥幸没有达到这一标准,尽管有国务院督办,但调查权限也主要集中在地方县市一级手中。

 

外界无法明说,也没有确实的证据来证明,襄汾通过地方便利钻了“重大事故”认定标准的空子。事故发生后,逐渐显露的信息壁垒,也让媒体逐一调查死者人数、死亡时间变得困难,对“29人死亡”的结论缺乏第三方事实核查。但盘旋在死亡数字上的疑问始终存在,它最终指向的还是对问责力度的担忧。

 

无论是“李大爷下跪道歉上热搜”,还是“死亡人数29”,都将舆论的激愤和疑虑集中到一起,从不同角度提出了一个共同的担忧:襄汾8·29垮塌事故的问责能不能匹配它死伤惨重的恶果。官方尽可以说调查尚未结束,谈问责尚早,但如果一开始就用标准影响定性,预设问责的限度,那最后很可能是避重就轻。

 

退一步说,即使不够30人的重大事故的标准,不包括重伤在内,现有的29条人命摆在这里,它们足够让哪些部门、哪个层级、哪位长官付出怎样的代价?如果只有行政问责,只怕是难以交代的。在舆论的直观想法里,行政问责只是起点,更应该有相当的责任官员承担刑事罪责,刑罚问责是问责的基本内容。

 

目前,襄汾8·29垮塌事故转入调查问责阶段,面对如此重大的伤亡,几十上百个家庭陷入悲伤中,在拿出问责名单,决定问责方式之前,民众默认有刑事问责,并对此充满期待。这一期待也设定了大众关于正义的最低标准,不管未来问责的具体人等、实际内容是什么,人们都将严厉地审核它,评判它。

 

山西襄汾饭店垮塌前视频曝光,山西襄汾县饭店坍塌事故-第3张图片-免单网

 

山西襄汾县饭店坍塌事故

 

开了十多年的饭店为何突然坍塌?专家指出一个关键问题→

 

近日,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聚仙饭店突发坍塌。当时一位80岁老人在此办寿宴,事故造成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山西省人民政府8月30日已成立调查组,对事故展开调查。

 

伤者救治情况如何?饭店所有者将负怎样的法律责任?这起事故引发哪些思考?《新闻1+1》聚焦事件最新进展。

 

7名重伤员已脱离生命危险 救治组采取一对一治疗

 

聚仙饭店现场已是一片废墟,关于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最新情况显示,7名重伤人员已脱离生命危险。8月30日,已有2名轻伤者结束治疗出院,另外26名伤者还在医院接受救治。伤者年龄最大的80岁,最小的只有5岁4个月。伤者多数是骨折,还有一些创伤性损伤。

 

据悉,救治组目前由国家、省、市三级专家医疗人员组成,采取的一对一治疗方案:一个救治组对一个患者,一个患者有一套详细救治方案,一个患者有一个自己的档案。

 

心理疏导也是这次救治过程中非常重要的环节。有专门的医疗人员对伤者和伤者的家属进行专门的心理疏导。当地干部也在关注遇难者家属和受影响的群众。

 

我国农房基数庞大 如今已到问题集中爆发期

 

“农村自建房目前不太有人管,不太有法管。”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副教授罗德胤指出了这种现象的原因:我国农房的基数实在太大——56万个行政村,300万个自然村,有数亿栋农房,需要有相当多数量的专业人员才能管得过来,目前管理上还存在空白。农村自建房看似问题不大,但隐蔽的小概率事件积累到一定程度一定会爆发。

 

罗德胤表示,农房经过10到20年的使用寿命,现在已到问题集中爆发期。如果村民自己仔细观察,可能会发现墙体、梁柱有裂缝,或者是变形、歪闪,这时就需要引起警惕。

 

但有的迹象只有专业人员才能看出来,因此要实行制度性检查。经营性的场所每半年或每一年就必须要进行全面检查,请专业人员来判断它是否到了风险期,是否需要采取加固补强措施,是否已到期限寿命了,需拆除重建。

 

如何填补农村自建房的管理漏洞?

 

罗德胤表示,如今是时候推动国家和政府出台相关方面政策,填补农村自建房无人管理的空白了。谈到如何补漏,罗德胤表示要从两点来入手:

 

首先排查十分必要。爆出的事故数量虽少,但隐藏的可能数量很大。现在趁机会赶紧排查,把可能潜在的危险对象找出来,以减少损失。

 

其次要建立长效机制。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基本农村建设管理制度,要有基本的管理要求,要有基本的审查流程,还要配备基本的管理队伍、基本的工匠队伍。有经过一定程度培训的工匠人能做一些基本把关,可以避免恶性事故频发。

 

微信搜索:免单网,关注免单网公众号,即可了解更多相关最新资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