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韵妈妈被撞案肇事者父亲回应,谭松韵妈妈被撞案后续

admin 61 0

19年谭松韵的妈妈和朋友遭遇意外出车祸,经过抢救仍然没能挽回谭松韵妈妈的性命,31日谭松韵妈妈被撞案开庭,此前有网友爆料肇事者父亲为叙永县文联原副主席,并表示其父亲或利用职权干涉司法,目前谭松韵妈妈被撞案肇事者父亲回应称卖掉了房子准备进行赔偿,不过却闭口不提儿子是否涉嫌毒驾,谭松韵妈妈被撞案疑点重重,关键证据全部缺失,9月1日谭松韵经纪人发声希望法律能保护受伤害的人!

 

谭松韵妈妈被撞案肇事者父亲回应,谭松韵妈妈被撞案后续-第1张图片-免单网

 

谭松韵妈妈被撞案肇事者父亲回应

 

8月31日,谭松韵的母亲被撞身亡一案在四川省叙永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谭松韵和家属参与庭审。庭审持续了一天,到了傍晚六时许,谭松韵因为要赶飞机,申请提前离开现场,由代理人继续参加庭审。离场前,她提到,事发后,肇事者始终未向受害者家属表示过歉意。

 

8月31日晚,谭松韵后援团针对谭松韵母亲被撞案公开庭审直播环节提出疑问,分别列举了消失的证据、被告人的表现等,“如果针对以下疑问有相关合理的解释,我们也愿意倾听专业、公正的声音,只希望弄清细节与真相,还逝者公道”。

 

据了解,肇事者父亲马某某系叙永县文联原副主席,叙永县文联工作人员告诉荔枝新闻,马父现在已退居二线,但人还在机关单位。有网友指出,其父亲或利用职权干涉司法,荔枝新闻就此联系上马父,其表示,“我回避,我不想谈这样的问题,我在庭审中没有说过一句话。”马父称,整个庭审现场是公开的,“一切都要依照法律的程序定罪量刑,我们也不清楚什么情况。”

 

针对谭松韵提到肇事者从未向受害人家属表达过歉意,马父表示,事故发生后,他卖掉了儿子在重庆的房子,并联系三个受害家庭希望赔偿医药费住院费等,其中一家接受了他们的现金赔偿,另外两家并未接受。

 

就庭审中马某是否涉嫌毒驾的焦点,马父未做回应。

 

谭松韵妈妈被撞案肇事者父亲回应,谭松韵妈妈被撞案后续-第2张图片-免单网

 

经纪人发声:希望法律能保护受伤害的人

 

9月1日,在经历谭松韵妈妈被撞案庭审后,经纪人发文感谢大家善意的支持:“她还好,请大家放心,希望法律能保护受伤害的人!希望法律不要让善者失望!等待法庭公正的判决,还阿姨一个公道”许多粉丝们表态喊话经纪人照顾好谭松韵。

 

在庭审中被告的态度引起了全网的愤怒,因为被告酒后驾车逃逸坐实加上尿检呈阳性还有吸毒的嫌疑,但是他全程摇头晃脑把手伸到椅子后面满脸不在乎,甚至指责受害者不该走到马路上,同时肇事者还曾因聚众斗殴被判两年有期徒刑,就连在场警察及服务员都支支吾吾。

 

之后在庭审中,因为被撞案的细节被告口供不一,有意隐瞒实情,谭松韵后援团提出质疑,血液和毛发检测在事发后未保留样本,KTV与行车记录仪视频记录消失,事发路段关键位置视频缺失,种种细节加在一起实在可疑,连审判长对谭松韵的态度都是“你也没说什么话”。

 

谭松韵现场哽咽着说出了如下的一段话:从案发到现在,已经1年零8个月了,这么长的时间里,自己一直在努力保持好的心态,接受自己母亲离开人世的事情,每天都很想念她,一直在等待开庭的这一天,等一个公平的审判。

 

另一名受害者家属也发言,父亲是受害人,被撞后颅内出血耽误小腿手术,一年多过去一瘸一拐无法恢复正常,由于身体病痛加上好友去世变得抑郁悲观,无数次想要自杀。自己怀着双胞胎的妻子在第五个月的时候,因为劳累过度不幸流产,反而被告一直在大摇大摆态度嚣张。

 

谭松韵妈妈被撞案肇事者父亲回应,谭松韵妈妈被撞案后续-第3张图片-免单网

 

被告方辩护时却多次暗讽谭松韵

 

就这样看上去体体面面的一家人,在出事后的一年八个月里,对包括谭松韵一家在内的三家人,没有丝毫歉意,甚至一直抱有敌意,谭松韵在最后发言中说:这一年多我从未接到肇事人对我们家属的一点歉意,他们没有一点真诚的歉意,作为家属我很不舒服。

 

和谭松韵妈妈一起被撞重伤的当事人儿子更是愤怒表示,肇事方亲属还指责他们让肇事者没能回家过年,在开庭时还散布谣言说谭松韵这三家人不仁不义,要置人于死地。

 

因为谭松韵一直被当做一个攻击点,她聘请的律师不得不在辩护中为她说话,称她从来没在社交媒体上说过案情,更没有利用舆论来影响任何事。

 

是啊,翻看谭松韵的社交媒体,妈妈出事后,她沉默了两个月,再开口只是感谢,上节目也只说想梦到妈妈,从来没提过这个案子打的有多艰难。

 

可肇事者辩护人依旧没有放过谭松韵!这个案子是分为两部分的,刑事以及附带民事赔偿,刑事方面谭松韵没有任何办法,也只能在民事赔偿上做出要求,提出了500万左右的赔偿数额。

 

结果肇事者辩护人就这500万一条一条地抠,话里话外都是嘲讽之意,怎么花这么多钱,哪值得这么多钱,误工最多30块一天,没证据说谭松韵常住北京,花销没那么大,应该按照四川的水准算……

 

对着一条人命砍价,到了七八十万还在意犹未尽,就这样辩护人还说,肇事者其实很抱歉,只是性格随意所以态度随意罢了。

 

这重点根本不是钱,造成一死两伤的人只想着如何少赔偿,谁能相信他是真心悔过的?谭松韵也不是为了要500万才提的钱,是她没有办法,她能提起的只有民事赔偿,剩下的都得交给别人去审判。

 

如果付出全部身家能换回妈妈,相信谭松韵一秒都不会犹豫,这就是她和肇事者的区别,不管辩护方怎么指责嘲讽她都改变不了,目前案件还在审理当中,谭松韵本人依旧没有发声,她是相信自己的家乡,相信妈妈能获得公道,相信正义,希望最后的判决不会让她失望。

 

谭松韵妈妈被撞案详情回顾

 

2019年1月25日,叙永县公安局针对此交通事故发布通报,2018年12月31日23时,在叙永县叙永镇西大街发生一起3人受伤,驾驶人驾车逃逸的交通事故。其中一名伤者黄某(女,55岁,叙永县人)于2019年1月23日抢救无效死亡。而黄某就是谭松韵的母亲。

 

该案发生后,叙永警方高度重视,立即开展侦查工作,于2019年1月1日14时查获肇事车辆并确定马某(男,28岁,四川省叙永县人)为嫌疑人,经过警方的多次劝投,2019年1月2日10时,马某在家属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公安机关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嫌疑人到案后,公安机关立即按照办案程序对马某进行讯问,并对其血液和毛发进行抽样送检,通过走访调查及相关视频资料佐证,嫌疑人肇事前有饮酒行为。马某因涉嫌交通肇事于2019年1月16日被叙永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羁押于叙永县看守所。

 

在8月31日的庭审中,检方调取的监控视频显示,肇事前被告人在一餐馆喝了7杯左右的啤酒。公诉书提到,在喝酒前,马某某和朋友们曾在叙永县某KTV唱歌。庭审过程中,案件代理人提到案发后肇事司机马某尿检结果呈阳性,但马某否认自己曾经吸过毒,自称“不记得尿检结果是阳性还是阴性了”。

 

据了解,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部分,谭松韵及其家属向被告人索赔包括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误工费等在内501万余元。

 

微信搜索:免单网,关注免单网公众号,即可了解更多相关最新资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