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环申请国家赔偿2234余万元,张玉环国家陪多少钱

admin 99 0

27年前,江西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张玉环则被当成此案的嫌疑人被警方抓了起来,在之后的审判中,张玉环被判处无期徒刑,而这27年中间,张玉环从来没有放弃过为自己伸冤,张玉环的前妻和家人也为他的案子四处奔波,最终张玉环一案被法院宣判无罪释放,大家现在肯定非常关心张玉环国家赔偿金的事情,在张玉环被释的那天,他的代理律师说将会申请700万的赔偿金,而今天上午,张玉环和他的代理律师一起向江西法院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申请金额是2234余万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大家可以和免单网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张玉环申请国家赔偿2234余万元,张玉环国家陪多少钱-第1张图片-免单网

 

张玉环申请国家赔偿2234余万元

 

9月2日上午,蒙冤近27年后无罪获释的张玉环在其国家赔偿案代理律师程广鑫、罗金寿及家人的陪同下,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江西高院”)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

 

该赔偿申请主要内容包括五项:赔偿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0171564.5元;赔偿侵犯健康权赔偿金和后续治疗费100万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171564.5元;伸冤费用支出100万元,各项共计人民币22343129元。

 

申请书还显示:张玉环在被羁押前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刑讯逼供和二十多年的错误羁押造成他疾病缠身,被严重侵犯了健康权。侦查阶段,侦查人员为了取得有罪供述,对其进行了刑讯逼供:24小时不间断审讯,将其吊在窗户的横梁上,只能脚尖着地等刑讯逼供手段。

 

与此同时,申请赔偿事项还包括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江西日报》、新华网等国家和省市级媒体上发布相关信息,为赔偿请求人恢复名誉,赔礼道歉、以消除错错案造成的负面影响。

 

张玉环是狮子大开口?

 

有人称张玉环是狮子大开口,也有人称张玉环比很多给国家做出贡献的人都拿的多,真是让人心寒。

 

换位思考,如果不坐牢,就一个普通老百姓,未必一生能赚那么多钱,不管什么东西都不是拿金钱可以衡量的,单就限制人身自由来说,国家既然有规定,那肯定是在规定范围内执行。三倍赔偿肯定是不会支持的。健康和精神抚慰金当然另说。

 

也有人称赔2000多万很合理啊,失去了27年的亲情陪伴,自由,工作,生活,等等,平均每个月陪6万,毕竟27年青春没有了,2234万能买回27年的青春吗?索赔太少了,只不过之前很多律师也是分析过张玉环的赔偿金额,基本上都在458万左右上下浮动。

 

失去了27年的自由,从身体及心理上受到了不能弥补的伤害,但人要知道满足,你应该冤有头,债有主,毕竟你的清白还是国家还给你的,国家补偿你能让你颐养天年,儿孙幸福就可以了、都是失去27年自由的人了,什么事情还看不开呢?人的一生健康,幸福,快乐,最为重要。

 

据悉如果赔偿金额到位的话,所有的钱都会张玉环由一个人所得,因为他的前妻已经明确表示,不会要赔偿金里的任何一分钱。

 

当然,最后能赔偿多少,肯定也会给出一个准确的说法,但是2200多万估计张玉环肯定是拿不到这么多的。

 

张玉环申请国家赔偿2234余万元,张玉环国家陪多少钱-第2张图片-免单网

 

时近27年最终宣判无罪

 

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的两名男孩被人杀害后抛尸水库,同村的张玉环被警方作为嫌疑人带走。此后,11月3日和4日,张玉环作出两份承认杀人的笔录,但在来年1月南昌中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该案时,张玉环当庭翻供,表示“自己被刑讯逼供,只能屈打成招”。

 

1995年1月,南昌中院一审判决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根据案件具体情节,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张玉环不服并上诉。1995年3月,江西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2001年11月,南昌中院重审判决再次认定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作出了和一审相同的判决结果。面对第三次审判,张玉环依然提出上诉。

 

同月,江西省高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张玉环没有放弃,多年来一直坚持手写申诉状向各级司法部门申诉,他的家人也一直支持着他。

 

2017年8月,张玉环向江西省高院递交了刑事申诉书,请求法院立案再审,依法改判其无罪。2018年6月,江西省高院决定对该案立案复查。

 

2020年8月4日,江西省高院依法对原审被告人张玉环故意杀人案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玉环无罪。

 

村医的包袱

 

张玉环回家的那天下午,在距张家村400多公里外的武汉市,张玉环村里的村医张幼玲也一直在用手机关注着张玉环回家的新闻。

 

今年7月9日,江西省高院对“张玉环案”开庭再审时,张幼玲曾到了江西省高院,本以为那天张玉环会被当庭宣判无罪释放,结果法院宣布择日宣判。到了真正宣判的时候,他未能到南昌亲眼看着张玉环被改判无罪。

 

得知张玉环被无罪释放,张幼玲感到心里埋藏了十几年的包袱终于可以放下。“张玉环案是因我而起,如果我当时没建议被害孩子家属报案,也许就没有这起近27年的冤案,这件事我也一直放在心里。”张幼玲对界面新闻说。

 

这些年,张幼玲经常回想起1993年的那一天中午,他听说村子里失踪的两个孩子遗体在下马塘水库找到,于是骑着自行车过去。他见到两个孩子遗体的时候,孩子家属已准备将遗体下葬。

 

张幼玲看见小孩两边面颊上有明显的勒痕,像拇指一样大的点,好多地方有淤血的痕迹。其中一个小孩的脖子上还留着手指印,口腔没有泥土,腹腔也没有水。

 

他和受害孩子的家属说,这是一起谋杀案,让家属赶紧报案。这桩杀人案就这样被撕开了一道口子。这桩凶杀案在当时的张家村引起了轰动,警方封锁村庄,逐户排查村民,村子里人心惶惶。

 

案发几天后,张玉环被警方作为犯罪嫌疑人带走,警方宣布该案告破。“警方宣布的案情情节非常详细,那时我们村里的人都相信遇害孩子是张玉环杀的,也根本不知道他是被逼供的。”张幼玲回忆称。

 

2002年,张幼玲去监狱看望一个服刑人员,对方向张幼玲说:“你们村有一个叫张玉环的人,天天在牢里叫冤,又是自杀又是闹,搞得大家都不得安宁,都讨厌他。”这时,张幼玲开始知道张玉环在监狱叫冤。

 

张玉环被狱友称作“花生米”,因为大家都觉得他将要被枪毙——“挨花生米”。张幼玲后来还听到一位民警说过,“花生米”是没有人为他伸冤,要不他早出去了。张幼玲听到心里觉得难受,他开始觉得张玉环真的是被冤枉的。

 

2017年,张幼玲的心里实在压不住,就和一个关系要好的记者说起了这个案子。那位记者给他提供了两个律师的联系方式,一个叫王飞,一个叫尚满庆,张幼玲也找到了张民强,把这个事情的经过告诉他。

 

在此之前的十几年里,张民强等家属和张玉环一直在申诉,坚持每周都写一封申诉材料,最高法、最高检、中央政法委、全国人大等几个部门轮着寄,案件却一直毫无进展。

 

“我跟张玉环两个人寄出的申诉信可能有1000封,2008年收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回复,称我们的来信已收悉,已转往江西省高院处理,让我们高兴了好久,后来案件也是停滞不前。”张民强说。

 

2017年1月份,王飞收到一名江西记者发来的张玉环案资料,他开始关注这个案件。王飞看了判决书以后,觉得案件问题很大,证据严重不充分,判决书认定的犯罪事实也非常可疑,从犯罪动机上并不符合常理。

 

张玉环申请国家赔偿2234余万元,张玉环国家陪多少钱-第3张图片-免单网

 

以下是红星新闻与张玉环的对话

 

红星新闻:无罪出狱后有什么感想?

 

张玉环:变化太大了,我母亲的头发已全白了。我的冤屈能够被平反,要感谢家人和律师的努力,律师为我的案子奔走了三四年,花了很多的精力,感谢法律还了我清白。

 

红星新闻: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张玉环:我现在一无所有,希望政府能帮忙提供安置房,让我在家里孝敬母亲。这么多年,没有尽到做儿子的责任。希望政府能够重新分配几亩土地给我,让我耕种。

 

红星新闻:在监狱服刑时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张玉环:想早点跟家人团聚,我在监狱写了五六百份申诉信。

 

红星新闻:你大儿子刚见到你没多久,和你闹了别扭,对你大喊大叫,是为什么?

 

张玉环:他心里埋怨我,我能够理解。我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对母亲也没有尽到责任。我心里很愧疚。

 

红星新闻:你前妻见到你之后,晕了过去。你想对她说什么?

 

张玉环:我能理解她改嫁,我不埋怨她。她也为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我对她只有感谢。

 

红星新闻:江西高院向你赔礼道歉了吗?

 

张玉环:他们向我赔礼道歉了,这个我表示感谢。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接受他们的道歉。

 

红星新闻:是否考虑追究当年办案人员的责任?

 

张玉环:相信有关部门会公正处理,妥善解决这个问题。接下来会依法申请国家赔偿。

 

红星新闻:准备如何融入社会?

 

张玉环:我跟社会脱节太久了,现在就像是一个盲人,什么也不会,哪里也不敢去,就待在家里吧。

 

近27年的等待

 

近27年的漫长时间里,被牢狱之灾吞噬了生活的张家人一直四处奔走,坚持喊冤。服刑期间,张玉环每周都会写一封信,寄往各级司法部门,陈述冤屈,直至2018年6月13日,江西高院对张玉环案立案复查。

 

张玉环在信中说,人生自古谁无死,死并不可怕,怕就怕不明不白的死,为了等到清白之日,他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煎熬和痛苦,“我没有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法庭上,张玉环也表示,当年在看守所的3000多个日日夜夜,其中有600天自己是带着脚镣的。可他仍然觉得,这并不是法律的过错,而是“有些执法人员的腐败,他们把人民赋予的权力作为玩具,让我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申”。

 

现年83岁的母亲张炳莲如今独自居住在村里,屋子是1997年为张平凡结婚而盖的,紧邻着张玉环倒塌的老屋。她说,如果不是相信张玉环终有一天会回家,或许她早就不在了。

 

出事后,宋小女为了抚养幼子南下深圳打工,两个儿子经常在亲戚家轮流寄养,过着类似流浪的生活。因父亲犯罪坐牢,张玉环的两个儿子张保仁和张保钢饱受歧视和冷眼,张保钢连小学都没有读完便辍学了,之后四处漂泊打工。张保仁把自己的微信名字定为“残月”,在他心里,父亲在监狱里的这些年,月亮始终没有圆过。

 

为了生计和两个儿子的未来,11年前,宋小女决定改嫁,但在签订离婚协议之前,她对现任丈夫提出了三个条件,其中包括必须无条件地对张玉环的两个儿子好,同时允许她随时回去会见张玉环。

 

7月1日,张玉环案再审开庭的消息传到了宋小女耳中,她再也坐不住了,她立即联系好了车子,叫上儿子一起,踏上回家的路。出发前,经济也不宽裕的现任丈夫从别处借了5000元钱,塞到宋小女手里,请她给张玉环置办些生活用品,还叮嘱她千万记得买身新衣服。

 

回到老家后,宋小女和小姑、两个儿子一起,把老宅的一间空房打扫干净,换上干净的枕头和被褥。

 

免单Q群:249111328,欢迎加入,一起享受0元购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