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细菌战资源库向社会免费开放,日本细菌资源库免费开

admin 51 0

二战期间日本进行了侵华战争,在诺门坎战役前后,日本使用了细菌作战计划,导致我国军民受到了重大的伤亡,这也是日本人道主义残酷侵略的铁证,之后日本将所有细菌战都整理成了一个资源库,而近日,日本国家图书馆称将会把细菌战资源库向社会免费开放,让大家见证史实史证,助力学术研究。接下来,大家可以和免单网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日本细菌战资源库向社会免费开放,日本细菌资源库免费开-第1张图片-免单网

 

日本细菌战资源库向社会免费开放

 

9月2日,国家图书馆发布“日本细菌战资源库”、《侵华日军细菌战档案汇编》等文献整理成果。今起,数据库面向全社会免费公益使用。

 

“日本细菌战资源库”以国家图书馆从海外征集的日本细菌战档案为基本素材,对原始文件进行逐页整理标引后建成。网址点击这里内容包括日本细菌武器研究与试验、日本对华实施细菌战、日本使用活人进行人体试验、日军针对战俘及平民的暴行、盟军对日本涉细菌战科研人员和军人进行调查、盟军关于组织战争罪行审判等方面的史料1万余页。

 

档案还系统揭示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期间,美国为获取日本细菌战所谓“研究成果”,阻碍司法公正,牺牲中国人民追究日本细菌战罪责的权利,与日本达成秘密交易的内幕,是研究日本细菌战罪行重要的一手史料。数据库下设日本细菌战档案、人物索引、地名索引、机构索引、疾病索引、相关报告、伯力审判庭审记录、相关历史事件8个子库,并为每份档案撰写了中文提要,实现了原始档案页级深度标引和全库知识点检索定位。

 

从9月2日起,数据库面向全社会提供免费公益使用,展示史实史证,助力学术研究,“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

 

配合“日本细菌战资源库”发布,国家图书馆还推出《侵华日军细菌战档案汇编》,将这些一手史料原汁原味影印出版,以方便专业学者研究使用。同时,发布会现场还陈列了“抗日战争文献史料丛编”“对日战犯审判文献资料丛刊”“近代日本对华调查资料丛编”等系列抗战史料1000余册。

 

这些成果涉及军事、政治、经济、社会、交通、国际、抗战损失、战犯审判等方面,集中全面反映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社会各方面真实状况,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和文献研究价值。

 

细菌战是什么意思

 

细菌战亦称“生物战”。是利用细菌或病毒作武器,以毒害人、畜及农作物,造成人工瘟疫的一种极端灭绝人性的罪行。

 

一九三五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曾先后在我国东北、广州及南京等地建立制造细菌武器的专门机构,并于1940年至1942年在我国浙江、湖南及江西等地撒布过鼠疫和霍乱等病菌,以致造成这些疾病的发生和流行,其中包括活体解剖、病菌注射、冷冻试验...

 

战争背景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使用了细菌武器,但这不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细菌战。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细菌战是汉武帝14年匈奴入侵以后,匈奴屡犯汉境,但中行说却生病死了。在死之前中行说建议匈奴对汉军搞细菌战。因为他发现一些池塘有病死的马,羊之后,而这些池塘里的水就开始有“毒”。士兵食用之后,会中“毒”,轻则拉肚子,重则死亡。所以他建议匈奴军队,把一些病死的牲畜在经过匈奴巫师诅咒后,埋到汉军进军路线的一些水源上游,汉军食用后,确实有许多人出象中毒症状。后来汉军识破了匈奴人的奸计,对中行说发动的细菌战有所防备;但若干年后,汉武帝的爱将霍去病,据说就是食用了这种水源里的水,生病死了。

 

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伤亡的细菌战是1345年冬到1346年,在蒙古军队进攻黑海港口城市卡法(又译克法,现乌克兰城市费奥多西亚)时,用抛石机将患鼠疫而死的人的尸体抛进城内。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细菌战在欧洲,使鼠疫猖獗了3个世纪,夺去了2500万余人的生命。

 

鼠疫(黑死病)最初于1338年中亚一个小城中出现,1340年左右向南传到印度,随后向西沿古代商道传到俄罗斯东部。从1340年到1345年,俄罗斯大草原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1345年冬,鞑靼人在进攻热那亚领地卡法,攻城不下之际,恼羞成怒的鞑靼人竟将黑死病患者的尸体抛入城中,结果城中瘟疫流行,大多数卡法居民死亡了,只有极少数逃到了地中海地区,然而伴随他们逃难之旅的却是可怕的疫病。

 

1347年,黑死病肆虐的铁蹄最先踏过康斯坦丁堡─拜占庭最大的贸易城市。到1348年,西班牙、希腊、意大利、法国、叙利亚、埃及和巴勒斯坦都爆发了黑死病。1352年,黑死病袭击了莫斯科,连莫斯科大公和东正教的教主都相继死去。黑死病的魔爪伸向了各个社会阶层,没有人能逃避死亡的现实。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使用了细菌武器。战后的一九二五年六月,在瑞士日内瓦签订的《关于禁用毒气或类似毒品及细菌方法作战议定书》,明确规定禁止使用细菌武器。

 

然而,一些国家却一直在研究和使用它。

 

日本细菌战资源库向社会免费开放,日本细菌资源库免费开-第2张图片-免单网

 

用活人作实验!731部队成员揭露日本细菌战罪行

 

为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由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录片中心承制的中宣部重大项目八集系列纪录片《亚太战争审判》,于8月31日起登陆东方卫视。《亚太战争审判》是全球首部全景式聚焦二战后各同盟国对日本BC(乙丙)级战犯审判的大型纪录片,展现了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犯下的暴行以及战后国际社会以法理精神惩治战争罪行的历史,填补了该领域内的影视空白。

 

“将糜烂性毒气投入人体进行实验,在人的手、足、脸上喷洒糜烂性毒气,然后将他们关进拘留室观察。”位于莫斯科的俄罗斯联邦国家档案馆,存放着1949年伯力审判的庭审录音资料,这些日本战犯承认在二战期间使用活人作为实验对象,研制细菌武器的事实。

 

在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郊外20公里处的平房区,仍留存着731部队的罪证,这里曾是日本军国主义在本国以外领土,从事生物战、细菌战和人体实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基地。在战争结束时,日军为了隐瞒731部队的存在,将这里爆破,只留下这堵厚厚的墙体,因为无法炸毁而矗立在这里。

 

清水英男是当年731部队少年班的成员,1945年4月,他同其余33人被送到了哈尔滨,但是在到达哈尔滨之前,清水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如果不去打别人,我们就会被别人打。并没有人告知我们,在进行细菌战这件事。”

 

1949年12月25日至30日,也就是二战结束后四年,苏联在远东城市哈巴罗夫斯克(伯力)设立了军事法庭,针对日军“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的战争罪行,对包括最后一任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等人在内的12名日本战犯进行了审判。但是首犯石井四郎逃脱了伯力审判以及东京审判。

 

这座正在修缮的建筑就是伯力审判的原址,这场审判首次揭示了日军侵华期间,在中国东北进行活体实验,实施细菌战争等严重罪行,同时开启了战后首次对日细菌战的审判。

 

不起眼的细菌战:日本731部队在诺门罕

 

日本自1937年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之后为了取得战争的胜利,无所不用其极。731部队的一列侵略破坏活动便是日军违反国际主义,人道主义残酷侵略的铁证。

 

根据学术界目前的主流观点,日本731部队正式投入战场并发挥作用的第一次战役,是在1939年日本关东军与苏联以及蒙古军队在中蒙边界的诺门罕地区进行的战争中实施的。

 

诺门罕战役爆发后,日军向这一地区集结了大量的部队,其中就包括组建不久的731部队和细菌武器。731部队自1936年由日本天皇下令成立以来,积极致力于细菌武器的研究。到1939年,已初步研究出细菌炮弹、细菌炸弹,并且掌握了人工散布细菌的所谓“谋略破坏”的细菌战方法。

 

战争之初,还是关东军总司令的直田谦吉就视察了731部队,命令731部队以“防疫给水部”的名义参战,并且布置了作战任务:一是保证前线日军的防疫给水,另一方面则是寻找机会向苏联军队进行细菌武器的攻击。

 

主管的石井四郎显得非常的兴奋,自己多年的计划终于有实施的机会了。他从当时731部队仅有的400人中抽出了一半多组队参战。按照直田的命令变成两部分,一是从事防疫给水,组成10多个给水班分配到前线作战部队;另一部分则从事细菌作战,组成“敢死队”准备对苏联进行细菌攻击。

 

石井四郎将他最主要的精力都集中在细菌作战上,并拟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一是将炭疽炮弹用火炮发射到苏蒙军队阵地;二是用飞机向哈拉哈河西岸投掷土陶细菌炸弹(里面装着鼠疫跳蚤),或者感染了细菌的小动物、物件、食品等;三是派出“敢死队”深入哈拉哈河西岸,投撒细菌污染苏联军队的水源。

 

诺门罕战役结束之后,日军的惨重失败使得日本陆军总部极为震怒,关东军司令极其以下一大批将校被撤换,然而并无半点功绩的“防疫给水部队”却得到了军方的表扬,不但得到了大量的经费,石井四郎不久也被提升为少将。究其原因,是日本军方看到了细菌武器在战争中的特别作用。之后在1940年,在日本大本营的全力支持下,731部队在浙赣一带用飞机播撒“细菌雨”,实施了一系列大规模的细菌作战。潘多拉魔盒至此完全打开,中国军民为此遭受了重大的伤亡。

 

日本细菌战资源库向社会免费开放,日本细菌资源库免费开-第3张图片-免单网

 

日本军医回忆,二战期间日军曾自食细菌战恶果

 

二战初期,诺门坎战役前后,日本参谋部大本营就北进和南进战略争执不休。为此,日本关东军决定北进试探苏联,发起了诺门坎战役,此战成了双方新型武器的试验场,甚至动用了细菌战。

 

松本草平,这名诺门坎战役中的日本军医,战后写了一本回忆录——《诺门坎,日本第一次战败》,较真实地记录了这次战争的惨烈经过。他亲身感受到日本关东军的残忍及底层官兵的厌战、反战情绪。1939年,诺门坎战役爆发后,日本关东军调集了最精锐的部队和最现代化的武器对抗苏军,其中包括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及细菌武器。诺门坎战役之初,关东军总司令植田谦吉视察731部队,命令731部队以“防疫给水部”名义参加诺门坎之战。

 

日本陆军中将医学博士石井四郎从当时731部队全部人员中抽调出一半组队参战,分编成两部分:一部分从事防疫给水;另一部分组成“敢死队”,准备对苏蒙军实施细菌攻击。石井做出了细菌作战计划:一是将炭疽菌炮弹用火炮发射到苏蒙军阵地;二是使用飞机向哈拉哈河西岸投掷土陶细菌炸弹(内装鼠疫跳蚤),或感染了细菌的小动物、物件和食品;三是派出“敢死队”深入哈拉哈河西岸,用细菌污染苏蒙军队水源。

 

7月11日,第23师团失利停战。7月12日,“敢死队”队长旋常重少佐受命带领敢死队秘密潜入哈拉哈河西岸,在河中投撒了22.5公斤的霍乱、伤寒、痢疾和鼻疽菌菌液。13日,石井四郎告知日军司令部,通知日军各部队不要再饮用哈拉哈河的水。

 

苏联情报人员早有察觉,通过战前大量谍报工作,获取了细菌战的机密情报。苏军随即做好相应的防护准备,在部队进行了相关的教育和防护演练,还专门从后方铺设了数条输水管线,以保障饮水安全。日军此时还未解决好细菌武器的相关技术问题,这次细菌作战还只是实验性质,加之苏蒙军各项防护措施得当,在整个战役中并没有因日军的细菌战造成大量伤亡。

 

免单Q群:249111328,欢迎加入,一起享受0元购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