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年轻男女相拥沉尸河塘,一尸三命背后有何隐情

admin 80 0

最近南通年轻男女相拥沉尸河塘的新闻迅速点燃舆论热点,南通年轻男女“相拥沉尸河塘”事件目前警方正在调查具体原因,不过各种舆论已经直指殉情,原因则是大众认为的“相拥沉尸”。据了解两人年龄均为二三十岁,外地来通务工人员,女子疑有身孕,下面就跟免单网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南通年轻男女相拥沉尸河塘,一尸三命背后有何隐情-第1张图片-免单网

 

南通年轻男女相拥沉尸河塘

 

近日,在崇川区钟秀街道境内的郭里头河闸闸站附近,不少过往市民发现水中浮现一对年轻男女的尸体。

 

接获突发警讯,崇川公安分局刑侦人员和钟秀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往涉事地点调查处置。

 

据目击者介绍,男子是开着汽车过来的,停在附近桥底下。两人大概都在二三十岁的样子,男子上穿白色T恤,下穿蓝色牛仔裤;女子上身穿白色短袖汗衫,下身穿浅黄色短裤。

 

从市民拍的照片来看,两人在河里还是抱在一起的姿势,打捞起来后已经没有生命特征。民警调查这起突发意外事件时,有不少过往市民站在附近高处和河道对岸观看,大家都很震惊。

 

据知情人介绍,现场身亡男女系外地来通务工人员,一人是山东人,另一人为甘肃人;至于事发原因,疑为双双殉情。目前,涉事详情民警仍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之中。

 

南通年轻男女相拥沉尸河塘,一尸三命背后有何隐情-第2张图片-免单网

 

“殉情论”,为何会走向"两个极端"?

 

在媒体舆论的基调里,已经直指“殉情论”。要知道,在确切的信息中,能实证“殉情”的有效信息并不多,最为具象的细节,大概也就是“相拥沉尸”的既视感。

 

当然,也正因为有这样的“具象细节”,才导致这对“年轻男女的沉尸”充满话题性,起码会成为媒体舆论发散想象力的催化剂。不过,就“殉情论”的探讨,其实也并非铁板一块。在朴素的“殉情”认知中,人们更强调“凄美”的“殉情图景”,认为二人虽死,但是死出美感。

 

出现“总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以及“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殉情”也就不足为奇。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人们看到的更多是情爱积极的部分,而对于情爱消极的部分始终是处于避而不谈的。这导致,在“殉情论”中,人们非但看不到生活的无情,反而会以“相拥知己,死又何妨”的偏激去消解残酷。

 

与此同时,也有人强调“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所谓的“殉情”就是傻。只可惜,无论是肯定的“殉情论”,还是否定的“殉情论”,很大程度上,都没有基于“当事人视角”去思考生死的问题。而这似乎,也是人们看待生死问题上,始终处于虚无状态的主要原因。

 

按照斯宾诺莎的说法,生命中发生的每件事都是必然的,只要我们承认这个事实,就能与生命中发生的事拉开某种情感距离,它们将不再使我们沮丧。以这套逻辑上去看南通年轻男女“相拥沉尸河塘”事件,其实就是,他(她)们的死既然是必然的,那么所谓的“殉情论”追问或许本身就显得很无聊。

 

只是,回到繁杂的生活中,无聊本身就是常态。于是,谈论他(她)者的生死就成为一种生命图景。不过,就如谢利·卡根所言:“人只有身体,没有灵魂,永生是坏事,而非赐福,自杀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既理性又合乎道德”。而这似乎在解构“殉情论”时,是绝对不可回避的。

 

事实上,在传统的“殉情论”认知中,基本的底色是悲凉的。要知道,只有人们认为现实生活残酷无情时,才会去追求“死亡聚合”所塑造的美感,“这一点”应该无需争论。所以,也就能理解,为何媒体舆论仅凭“相拥沉尸”就能笃定这是一起“殉情”事件。

 

一般来讲,“殉情”泛指情侣和夫妻的相约自杀。因为,在所有的情感维系中,唯独婚恋关系最微妙。毕竟,它不像亲子关系,有血缘关系的勾连,这种情况下,要想超越物质基础的情感维系,最真实的体现就是“用生命表忠贞”,当然,这也很好的实证了,其实多数人的婚恋都只是搭伙过日子而已。

 

于此,但凡出现“殉情的男女”,往往就会被推上“忠贞的神坛”。可事实上,这些认知,更多也只是一厢情愿的裹挟,跟殉情的当事男女并没有直接的关系。甚至,就社交媒体上的“关注”,更多只是一种抽象的关注,而回到当事者的悲苦上,或许只有他(她)们的亲属才是真的在乎

 

南通年轻男女相拥沉尸河塘,一尸三命背后有何隐情-第3张图片-免单网

 

舆论中的殉情

 

然而,媒体舆论从被“殉情感动”,以至于到“理解殉情”的过程,最终的落脚点一定还会回到真实的生活,只有如此,“殉情论”才能形成闭环,才能被人们普遍性的接纳。要不然,较为单一的去谈论生死命题,很大程度上就会陷入消费死者的困境当中。

 

很多人在谈到这起“男女相拥沉尸河塘”的事件时,把“外来务工人员”的悲苦拿到台面上说道,强调打拼不易,人生维艰,言外之意,好像是维艰的生活把这对年轻男女逼上死路的。这种说法虽然经不起推敲,可还是撬动很多人的情绪,并形成一定的“舆论涡流”。

 

只是,在真实的生活中,又有多少人生活过得容易呢?难道,就因为生活维艰就要走上绝路吗?这显然也是个答案不唯一的追问。当然,如果要是一个人活着的痛苦比死亡还多,可能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但是,对于大多数自杀者来讲,可能多半是对生活的误判而已。

 

不得不承认,谈到“殉情论”,自然就会牵扯“自杀论”。在一定程度上,我们的文化基质中弥漫着对自杀的鄙夷,混杂着侮辱、恐惧以及不认同,因此人们很难心平气和、一清二楚地讨论这个话题。大多数人会认为只有疯子才会“自杀”。

 

甚至,很多时候,哪怕有人只是考虑和自杀有关的事,就会被认为脑子出问题,如果不是出问题,显然就是不道德的。所以,这也导致,在谈论“自杀”的时候,一定也要尽可能的名正言顺。于是,“殉情”的说法就被推广开来,能往上靠尽量往上靠,尤其是男女一起自杀的事件。

 

因为,对于这种表达,既对死者尊重,也能给自己留足话茬。只可惜,对于这种得体的弥合,反倒是对生死不够真诚。因为,回到“殉情论”本身,更多是借他(她)人的死亡,在注解自己的人生,而这似乎才是这起年轻男女“相拥沉尸河塘”事件最真实的“舆论存在感”。

 

伸阅读: 硕士毕业生留18篇日记后殉情

 

今年6月6日下午,陈立平突然接到自称弟弟陈陆洋前女友“蓝蓝”发来的手机短信。蓝蓝告诉陈立平,陈陆洋情绪不好,希望他能打电话去开导一下。随后,蓝蓝还转发了一条陈陆洋发给她的短信。

 

陈陆洋发给蓝蓝的这条短信显示,他似乎无法接受蓝蓝和他“分手”的现实:“你执意不面对我们的过去,失去了那就去死吧,以后看到大海或者珠江,请记得我……”短信里,陈陆洋流露出殉情的念头。接到蓝蓝转来的短信,陈立平第一时间给弟弟陈陆洋打了电话。

 

除了劝导,陈立平还骂了弟弟,不过,忙于生计,这位35岁的单亲爸爸没有及时出现在弟弟身边。6月28日一早,陈立平突然接到蓝蓝打来的电话:“陈陆洋出事了……”

 

当天晚上,广州市公安局水上分局,在警方调取的监控视频里,陈立平看到了陈陆洋跳入珠江的揪心画面:6月27日23时46分,戴着口罩的陈陆洋从广州猎德地铁站走出,28日零点,陈陆洋出现在猎德大桥上,零点6分,陈陆洋爬上猎德大桥桥栏,没有任何犹豫,纵身跳入漆黑一片的珠江……次日下午,陈陆洋的遗体被打捞了上来。

 

自幼家贫、靠爱心人士资助完成本科学业、继而又考上研究生的陈陆洋,性格倔强而坚韧,一直是家里的骄傲。从不服输的他刚参加工作一年,是什么原因让29岁的他选择了这条决绝之路?

 

其中,2020年6月27日陈陆洋在日记写到:

 

结束了,我爱你,也爱这个世界,但是你的自私与冷漠无情抛弃了我!在我生命的最后,我恨你!我那么努力的去实现我们的未来,去实现对你的承诺,你竟然可以这样说不爱就不爱了。你说人生就是这样失去和接受的过程,我只想说凭啥一定要失去?为什么不能坚持?就这样吧,我对人生失去了期待,没有力气了,不想努力了。我知道人生还有很多重要的人,很多有趣的事,我也会遇到真正在乎我的人,但是对不起了,那些爱我的人,我也做一个自私的人吧。我的心跳再也不随你而动了,因为它根本就不会再跳动了。

 

微信搜索:免单网,关注免单网公众号,即可了解更多相关资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